首页 > 互联网+ > “短视频二创”动了谁的蛋糕?

“短视频二创”动了谁的蛋糕?

[2021-04-27 13:35:00] 编辑:财经微视界 点击量:12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本报记者郭梦仪北京报道相信不少人在抖音、快手、b站等视频平台都刷过相应的影视剧视频。这些视频有时会被分在一个专辑里,多是对一部电影或者一部电视剧的解说或者分析。也有不少用户在视频下面对剧情分析不细致的地方再做补充分析。这 .....

本报记者郭梦仪北京报道

相信不少人在抖音、快手、b站等视频平台都刷过相应的影视剧视频。这些视频有时会被分在一个专辑里,多是对一部电影或者一部电视剧的解说或者分析。也有不少用户在视频下面对剧情分析不细致的地方再做补充分析。这样的视频只要剪辑没有很大的问题,点击量都比较高,用户们也因为有这样的一个渠道,能在短时间内了解剧情来决定是否“入坑”。

不过,这在影视行业从业者的眼中,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在他们看来,剪刀手”们的二次创作,在很大程度上动了“正主”们的蛋糕。

日前,15家行业协会、53家影视公司、爱优腾等主流视频平台发布联合声明,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版权,并称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发起集中的法律维权行动。从制作方到播放平台,几乎占据中国长视频产业的“半壁江山”,超过70家单位的喊话“威慑”,声势和决心可见一斑。已有不少视频博主感到“颤抖”,想方设法“擦边而行”“避其锋芒”,正如一位up主所说:“毕竟人家是实力雄厚的大公司,我们只是熬夜秃头剪辑的个人。”

当影视行业从业者提出版权保护的诉求时,有人反问:短视频只截取了很短的内容,也能算侵权吗?值得注意的是,在抖音、快手、b站中,二次创作的UCG们不在少数。这样的二次创作者是否也会被打击,引人关注。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短视频营销已经在影视剧和电影之间取得了良好的成果。而在对影视作品的合理使用上,相应的法律也做了特别规定,比如自己欣赏,或者介绍、评价某一作品时,而不是对作品有实质性的替代的话,这属于合规的使用。短视频和影视剧并不冲突,有时还是互补的。而此次被联合抵制,更多的是因为版权方利益被动有关。

剪辑就能构成侵权?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著作权法》修正案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结束,其中,关于本次修法的内容中,合理使用规定的修改成为了舆论关注的话题。在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看来,现在法条中对合理使用条款太过于封闭和机械,停留在工业革命时代,导致实践中很多明显是合理使用的情形不能纳入合理使用的范围,著作权进一步侵占了公众使用作品的自由。

朱巍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把很多合理性使用的边界都做了明确的规定,在未经允许之下使用别人作品是侵权行为,但这其中问题很多。合理使用上,相应的法律做了特别规定,比如自己欣赏,或者介绍、评价某一作品,且不对作品有实质性的替代的话,这属于合规的使用。

值得注意的是,短视频营销已经在影视剧和电影之间取得了良好的成果。在朱巍看来,短视频和影视剧并不冲突,有时还是互补的。

公开资料显示,春节档《你好,李焕英》在短视频平台中的营销相对走心亮眼,集结话题营销、特效等工具,的确在全网造出了声量和热度。在《2021抖音春节数据报告》中可以看到,“你好李焕英”入选平台最热门搜索词。

很多网友知道“李焕英”可能是因为电影,事实上2016年贾玲便与团队排演过同名小品《你好,李焕英》,创作缘起对母亲的回忆,贾玲的动情演出,触及到不少观众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

当时贾玲表示想要拍成一部大电影来致敬母亲,这一小小的愿望,不光埋在了贾玲的心中,也悄悄地被观众铭记,缔结起观影的情结。因此,主打亲情主题的《你好,李焕英》,在春节档的排片浪潮中具备情感基础。

这其中,主创团队的营销热度也时刻在线,除了传统的预告片、花絮放送,贾玲、张小斐的路演快闪、友谊姐妹花等片段也悉数曝光,尤其是贾玲旗下公司签约的女艺人——张小斐,随着其过往的小品、采访片段的曝光,在观众对她的认知中,慢慢从陌生到熟悉,也为影片带来了一定的热度。

另外,影片营销还与疯产姐妹、温精灵、奥黛丽厚本等头部大v联动,而平台也借助技术玩法赋能,为影片营销助力。据了解,抖音发布了“你好,李焕英”魔法道具,用户通过道具体验,能化身成影片中李焕英的同款装扮,与影片人物角色走得更近。

版权逻辑亟待突破

除了《你好,李焕英》以外,影视剧与短视频营销的成功案例不胜枚举。爱奇艺曾与B站联合进行二次创作,包括《乡村爱情13》《鹿鼎记》《巡回调查组》等电视剧都与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合作营销,拉高内容热度,吸引用户观看。

而此次为何“优爱腾”联合影视业联合抵制短视频剪辑,也是因为市场格局发生了变化。头部长视频平台的付费会员数量增长也遭遇瓶颈期的同时,短视频行业的发展也在如火如荼的侵占用户的使用时间。在去年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网络视听产业的市场规模已达4541.3亿元,由短视频、综合视频、网络直播、网络音频等6大板块构成,其中短视频和网络直播板块的增速最快,分别为:同⽐增长178.8%至1302.4亿元、同⽐增长63.4%至843.4亿元。如今,短视频已成为仅次于即时通信的第二大网络应用。

一位不愿具名的视频平台知情人士透露,随着短视频平台占用用户大量时间,包括腾讯视频、爱奇艺等的DAU一直在下降,“虽然2020年腾讯视频的亏损被缩减到30亿元被高调放入腾讯财报后,几年的亏损的数字有不谈了,甚至还表示视频部分的广告收入下滑需要靠音乐不分的增长来填补。”一位接近视频平台知情人士透露,因为短视频平台广告推送效率更高,用户量的上升,长视频平台的广告收入下滑明显,现在视频平台更多关注的是活跃用户和付费用户,“可以说,现在重点在如何更好的服务于付费用户,以及如何在会员的基础上挖掘付费用户的需求,提高购买率。”

在版权的排他性协议下,包括新进的短视频平台无法拿到热门剧的版权。而另一方面,在用户的强大需求下,“X分钟观影追剧”逐渐形成了产业链,简单的搬运剪辑、切条合集让热门影视剧成为被侵权的“重灾区”,曾经高效的导流器,变成了惊人的分流器。可以说,这次的一纸声明,将长短视频的利益之争放到了台面上。

值得注意的是,当年好莱坞的诞生就是反抗版权过度保护而诞生的。当年,大名鼎鼎的爱迪生不仅是个发明家,同时他的很多发明为了完美地商业化,创立了GE公司。同时,他发明了一系列的电影拍摄专利,为了垄断这个行业,爱迪生利用他的专利,建立了一个电影托拉斯,垄断了当时新兴的电影业。尤其是1909年,十家势力最强电影公司成立电影专利公司,以Edward手中买下制造电影机器的专利权,与柯达公司订合同,规定只向持有专利公司特许证的人供应胶片。美影史“专利权之战”就此爆发。版权猛于虎,混战中,很多规模较小、力量薄弱的电影公司、新兴电影公司和独立制品商只能逃离东海岸的纽约,且战且退,一路退到西部洛杉矶。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好莱坞就这样扎根并繁荣起来。而今天,好莱坞自身逐渐走到了它自己的对立面,在全世界不断推动版权保护的极端化,不但不断延长保护期限,将原本应该归属于公共领域的作品继续据为己有。而且从90年代开始,就成为攻击互联网发展和创新的最大力量,甚至将普通用户都纳入侵权范畴,为了利益以牺牲大众的安全感提升法律的震慑力。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回顾版权历史演进,放眼当今版权的全球态势,中国应该更开阔理性地看待版权保护。版权保护既不是财产权那样绝对,更不是像“绿色”、“环保”那样始终是唯一正确的。合理的适度的版权保护是需要的,能够促进创新和社会发展。但是,同样,开放与共享也是促进创新和社会进步的重要力量。就像互联网,更多就是开放与共享的产物。

现在的版权逻辑亟待突破,而区块链是一个很好的维护版权的同时又能满足当今新技术发展下用户的需求。朱巍表示,过分强调版权,不利于技术的发展,如果是通过区块链这种合约的方式,鼓励大家分享自己的作品,而权利人能通过区块链纪录并获得分成,不仅可以让UGC使用更加方便,对艺人来说还可以扩大知名度。“互联网时代的版权和工业时代的不一样,影视剧在播放时可以用广告分成和流量经济引流等各种方式获利,不是单单获得版权费用这么简单,在这个背景之下还去强调版权的垄断性的确不合适。”

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需要对合理使用形成一个可操作性的方案,比如多长时间、多少比例、是否有盈利性的那个各种因素。“我觉得普通用户使用总长度在一版预告片长度之内的,都属于合理使用,当然还需要更多计算。”方兴东认为,在保护和法开放之间要综合考量,不能绝对化。对于UCG内容,一般的大众用户分享、评价、研究、欣赏少量食用了影视版权,就属于合理使用范畴。“短视频时代,作为新的主流传播模式,合理的分享,实际上反而有利于影视版权利益。”

版权是资本玩家的天堂,而当版权足够多,市场占比逐渐扩大后,对上游的议价能力就会增加。值得注意的是,腾讯与优酷爱奇艺组成采买价格联盟,通过向影视片方施压,规定院线电影网络版权价格不得高于5000万,同时排他,不允许将与BAT联合采买的版权内容售卖给B站、西瓜。一方面挤压片方利润空间,一方面限制其他平台正常版权采买。如《若你安好便是晴天》裸播case,又如华视网聚被逼迫进行排他。

3月19日,制片人杨利发微博称,“与爱、优、腾三家谈崩”,指责三大视频平台垄断市场,刻意压低版权剧购买价格。本剧成为近年来第一部在一线卫视播出,却无缘网络视频平台的作品。

剧方随之上线自建平台“晴朗剧场”,播且只播《若你安好便是晴天》这一部剧。尽管在剧方看来,这是自救的无奈之举;不过在该App上观看时,用户从第二集起就要付费,此举也引发观众不满。

杨利介绍,《若你安好便是晴天》2019年7月在上海开机,同年12月在巴黎关机,2020年疫情期间完成后期制作。在微博上,她表示:“站出来发声,实在是被逼无奈。”根据她的说法,从2020年开始,在东方、北京、江苏、浙江等几大卫视播出的诸多剧集,都被爱优腾联合打压。“在定价上,就它们三家决定,说多少就是多少。制片方抗衡,达不成一致,就拖到卫视开播前最后一刻,不然就裸播了。”杨利称,为了降低成本,平台方联合打压版权剧的价格,“几乎所有影视公司尤其是国有和中小影视公司都深受其害。”根据相关报道,爱优腾三家对该剧的报价在20万元一集,即每家视频平台以20万元一集的价格购入本剧。这显然低于杨利的预期。

热门搜索:房价 蚂蚁 网贷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投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