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机 > 中国操作系统变迁史

中国操作系统变迁史

[2021-06-04 14:40:43] 编辑:吞咽沧桑 点击量:84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把时钟调回到16年前,地处北京市东部远郊的平谷区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在全区行政公务系统全部大范围地使用国产Linux桌面操作系统,并纳入考核。此行的目的,是展开全面取代微软Windows的尝试。然而,国产操作系统并不受欢迎。在一年多的推广过程 .....

中国操作系统变迁史

把时钟调回到16年前,地处北京市东部远郊的平谷区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在全区行政公务系统全部大范围地使用国产Linux桌面操作系统,并纳入考核。此行的目的,是展开全面取代微软Windows的尝试。

然而,国产操作系统并不受欢迎。在一年多的推广过程中,大家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在检查时用国产,检查完换盗版微软。

许多问题暴露出来。比如,本来在使用微软浏览器上网很正常实现的功能,Linux下的浏览器却不能正常使用。

16年过去了,6月2日晚间,华为在直播中,向观众演示了有HarmonyOS 2操作系统下的华为。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智能穿戴,已经统一成了一个操作系统。

当你手持华为手机,碰一下笔记本,就能把文件快速分享到电脑上,碰一下智能电视遥控器,就能将你想看的内容投屏在电视上,碰一下净水器,就能知道滤芯寿命还有多长,碰一下豆浆机,就有合适自己的营养配比豆浆开始制作。

如果不是美国的制裁,华为的鸿蒙或许不会这么早“转正”,毕竟,前人的肩膀都很高。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微软、谷歌、苹果等巨头始终霸占着操作系统王国。截至2019年8月,在中国的桌面操作系统市场领域,微软Windows的市占率87.66%,苹果OSX的市占率为7.09%,合计为94.75%;在中国的移动操作系统市场领域,谷歌Android的市占率为75.98%,苹果iOS的市占率为22.88%,合计为98.86%。

二十多年来,前赴后继的选手去挑战,比如诺基亚的移动端塞班操作系统,在2010年,一度占据了市场71.49%份额,但此后便迅速下降,到2019年8月仅占据0.03%。

国内也不乏挑战者,有国家队、民营企业,也有阿里、腾讯、小米、联通、移动等大厂,但最终,这些操作系统都没能在历史上留下厚重的一笔。

于中国而言,操作系统一直是中国的殇。“缺芯少魂”,是中国IT界最悲伤的四个字,其中的魂就是操作系统。

如今,作为面向下一代技术而设计的操作系统的出现,鸿蒙承载众望。而我们将带领大家回顾过去中国操作系统史,试图看到操作系统国产化之路坎坷以及鸿蒙能够崛起的原因。

辉煌开局

中国对于操作系统的探索其实并不晚。

早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中国就开始操作系统的研发,那时的比尔·盖茨还只是个迷恋计算机的小字辈,南京大学教授孙钟秀、北京大学杨芙清院士等都是我国操作系统的拓荒者。不过彼时,操作系统的用途主要是用于工业,我国最早的操作系统“150机”,目的是改善石油勘探数据计算,提高打井出油率。

国内操作系统真正大潮的发端,始于1999年。

这一年,科索沃战争爆发,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遭遇轰炸,引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抗议,与此同时,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让黑客直接切断了南盟通信系统,让人们看到了一场信息战的威力,也对微软垄断局面感到担忧。

时任国家科技部部长徐冠华一针见血指出我们“缺芯少魂”。芯是芯片,魂即是操作系统。二者不自主,一旦断“水”断“电”,历史难免重演,重蹈南盟覆辙。

应徐冠华之呼,1999年起,Xteam、蓝点、中科红旗、银河麒麟、中软Linux等大小公司相继成立,前两者是民营队,后三者是国家队。杨芙清、孙玉芳、倪光南等一批专家也继续奔走在前台。

彼时,在反微软的热潮下,开源系统Linux登上了中国舞台。Linux来到中国,可以追溯到1994年,在芬兰读博士的宫敏回国休假,带了20张磁盘、存储了80GB的自由软件,其中就有Linux。

为什么寄希望于开源?开源最大的特性是开放,意味着代码是全球公开的,任何个人或者机构,都可以基于协议进行编译。相较于被微软垄断的威胁,起码可以做到自主可控。曾一度成为全球第一大操作系统Android,也是一种基于Linux的自由及开放源代码的操作系统。

彼时,国产Linux如雨后春笋。

1999年4月8日,中国第一款基于Linux/Fedora的国产操作系统Xteam Linux 1.0 发布,开启操作系统国产化之路,系统发行售价48元,受到市场广泛关注。

次年底,发行主体北京冲浪软件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并在24个交易日内上涨265.79%。

行业一片火热。

Xteam Linux 1.0发布后的三个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蓝点 Linux中文版”出现在一个名为OpenUnix的网络工作室的专业技术站点上。

尽管没有任何传媒参与炒作,短短半个月时间中,这个版本就在业内和Linux爱好者中引起强烈震动,立时成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国内清华大学的水木清华、网易虚拟社区、台湾台大电机Maxwell等网站Linux论坛上的耀眼明星。来自天南地北的Linux爱好者们纷纷自发进行测试,报告Bug,互相宣传和帮助使用。

有网友称其“不亚于Windows98”。

中国操作系统变迁史

网友发自内心的认同最为不易,蓝点的成功,很大一点是因团队都是高手,创始团队是一个著名的内核黑客小组,当中就包含了最为著名的Unix/Linux优秀人物。

彼时,1999年8月中科红旗Linux诞生,1999年9月中国软件总公司第一个中文Linux版本的发布,使当时Linux中文版阵营鼎足成三。

2000年3月7日,蓝点一鼓作气借壳美股上市,上市第一天即从4美元暴涨400%以上至22美元,5个创始人一夜之间成了亿万富翁。同年8月,Linux产品荣获“Linux操作系统市场占有率第一品牌奖”。

有政府背景的红旗Linu,也有过“辉煌时刻”,在成立仅1年后,红旗Linux成为北京市政府采购的中标平台。这次采购在行业内影响重大,当时,包括红旗、永中、金山等国产软件均中标,而微软却意外出局。此后不久,微软中国总裁高群耀辞职,据内部人士透露,此次为“被迫辞职”,原因与业绩不佳有关。

中国操作系统变迁史

在微软价格高企、盗版Windows猖獗的当时,在政府订单之外,为了降低成本,联想、戴尔、惠普等公司也曾预装红旗系统。上线一年多以后,时任中科红旗总裁的刘博表示,国内Linux 的使用量比去年增加三四倍,已经达到100万套。

生态大溃败

辉煌并没有持续太久。

“大溃败”。

时隔数年,倪光南曾经的助手梁宁在回忆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往事时,用了这样一个词。

由于没有形成应用生态,支持并占据市场,Xteam Linux系统于2003年5-pre版本后宣布停更,股价也应声随之下跌,达90%,目前公司已经退出操作系统领域,且股价长期低于0.10元,第一次尝试以失败告终。

蓝点也遭遇成立以来的大危机。上市仅一个月,互联网金融泡沫骤然而至,包括的TOS系统研发两年后,宣布关停。

移动操作系统时代,我们遇上了机遇,却没能把握住。

而在操作系统上的节节溃败,与在研发和专利上的投入脱不开关系。

梁宁在《一段关于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往事》中谈到:

做CPU最难的不是开发。第一步,不是写不出INTEL那样的设计,而是打不起官司。欧洲从工业革命开始,就认识并懂得保护知识产权的价值,以激励知识创新。美国青出于蓝。只要是个Idea就可以注册专利。专利保护,是Intel的核心竞争力之一,Intel长期大规模的专业律师团队,几乎把X86体系相关的专利全注册了。

我们有新四大发明:高铁、扫码支付、共享单车和网购。用脚趾头回忆一下,这新四大发明是烧了多少钱烧出来的?

2018年,把同龄人甩在身后的摩拜单车,一家单车公司烧了100亿,成果是,每个城市可以骑共享自行车。

为了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CPU+操作系统+核心办公软件,一共烧了多少钱?把当年变成废铁的NC全都算上。

20亿,有没有?

十几年后,国家为中兴支付罚单。一笔8亿美金。

过去的历史教训告诉我们,不能永远摸着石头过河。

如今,时代已然又一换——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等前沿技术正持续推动底层芯片走向多样算力,上层应用持续场景化创新,硬件和技术架构的变化必然推动操作系统的演变。

好在,有人终于先跨了一步。

2012年,任正非会见了2012实验室各部门的领导及专家,时任实验室下设中央软件院欧拉实验室终端OS开发部部长的李金喜,针对“公司对终端操作系统的期望和要求”问题向任正非提问。任正非回应道:“我们现在做终端操作系统是出于战略的考虑,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Android系统不给我用了,Windows Phone 8系统也不给我用了,我们是不是就傻了?”

如今,鸿蒙在万众瞩目下已经更迭到了第二代,2021年鸿蒙系统不仅会在手机上进行更新,而且还会在手表领域、汽车等领域全方位普及,总计有3到4亿台设备升级鸿蒙系统。

万物互联时代,鸿蒙的诞生,或许将会是一场反击?

热门搜索:房价 蚂蚁 网贷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投稿咨询